在后续几天里

2020-02-05 05:03

在随后的三年时间里,专案组四次赶赴水库,实施了全国公安史上最艰难的深水打捞。

“我们当时很快就了解到,张老板和胡某曾经是好哥儿们,他们之间存在频繁的生意往来,互相间资金拆借很频繁,还一起去澳门参与过洗码(所谓“洗码”,就是境内如果有人到澳门赌博,但不方便带现金,就会找到澳门赌场专门负责“洗码”的人,如果找到“洗码”的人,赌场就会根据他的信用等级,赌场可能不需要现金,直接给赌徒提供相应金额的筹码。赌场和赌徒都直接找“洗码”的人结算,如果赌徒赢了,现金不能带回境内,“洗码”的人就会把资金帮人带回,如果赌徒输了,“洗码”的人就会随赌徒回去取钱)。”巢震宇如是说。

为了这一刻,他和他带领的专案组,和浙江大学的水下作业专家团队,奋战约900天。

专案组在温州警方的配合下,在多个张老板可能被关押的地方蹲守,但40多天过去,依然一无所获。

不过,当民警查询胡某的身份时,不禁担心起来。胡某,1962年出生,温州人,无固定职业,早年曾当过出境偷渡中介,也就是俗称的“蛇头”。同时,他还以融资投资公司名义从事高利贷放贷,网络赌博游戏等等行业,社会关系非常复杂。胡某还有非法持有枪支、寻衅滋事等多次违法犯罪前科,事发时还处于取保候审阶段。可以这么说,在温州,18岁就出道的胡某,是圈子里小有名气的一位“老大”。

“根据监控和排查,我们判断,他们应该是带着张老板去了温州。”当即,巢震宇带着专案组赶到了温州。

查询至此,派出所不敢怠慢,马上把情况向分局层面上报。情况说明很快就送到了杭州下城公安刑侦副局长巢震宇手里。由下城刑侦大队和武林派出所组成的专案组也同时成立。

事后,专案组得知,在这40多天里,他们的追捕和胡某的行踪常常是前脚后脚。期间,胡某甚至还偷偷地回了一趟杭州。

体重180斤且患有糖尿病的张老板,被允许与家人通话,他已然声音沙哑,并说自己已经被虐待得不行了,让家人赶紧想办法筹钱救他。

当即,武林所调取了温德姆酒店的监控,显示张老板与对方见面时神色如常,甚至离开时也一切正常。

多年以后,杭州下城公安分局副局长巢震宇一定不会忘记这一幕:2014年12月28日那天下午,当水下探测仪在83米深的水底照到被害人遗体的那一刻,他心里的百般滋味。

回看监控,张老板和胡某以及手下,在下城区范围内停留的时间只有57分钟。

民间债务纠纷引发的此类事件,武林所受理过多次,但往往最终能通过调解和平解决。

在后续几天里,张老板的家人又多次接到胡某和手下打来的催款电话。

当年9月1日凌晨,向张家人讨要5000万赎金不达数额,发急的犯罪嫌疑人温州籍“老大”胡某和手下,竟然将张老板装进铁笼,从百米高的北山大桥上,直接抛进了位于丽水青田的滩坑水库!

这是一起情节无比曲折的命案,其破案过程扑朔迷离,一波三折,比之虚构的大片,有过之而无不及,注定会在杭州公安史上,甚至是全国公安史留下重重的一笔。

时间回溯到2012年6月10日,因为巨额债务纠纷,内蒙古籍的生意人张某在杭州凤起路温德姆酒店被人接走,随后遭到非法拘禁,数月间辗转永嘉、青田山区,最后惨遭杀害。

由此可见,混社会已经半辈子的胡某,反侦查意识非常高。2012年8月10日和16日,专案组分别找到了胡某的妻子和一个手下。“当时两人都一脸无辜,都说自己不知情。他老婆还说到,自己前不久已经和胡某离婚了。”巢震宇说。

滩坑水库又名千峡湖,正常蓄水位海拔160米,总库容41.55亿立方米,平均水深58米,最深处超百米。日常,库区面积达71平方公里,是省内仅次于千岛湖的第二大人工湖。水库沿线建有多级水电站,整体水域处于流动状态。